广 府文化与其他方面研究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专题研究 > 广府文化与其他方面研究 > 正文

“广州十三行研究回顾与展望”学术研讨会综述

2012-05-08 11:07:59 来源: 点击: 作者:广州大学十三行研究中心 冷东

为深入进行广州十三行的研究,由广州大学十三行研究中心、中共广州市荔湾区委宣传部、广州市荔湾区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联合举办的“广州十三行研究回顾与展望”学术研讨会2009年11月15-17日在广州举行。来自北京、福建、香港、澳门、广东等地的60余名专家学者参加了会议,提交论文40余篇。会议就广州十三行研究的意义、研究的理论与方法、学术史的回顾、十三行文化资源的开发利用、文献资料的发掘与整理,以及十三行史的若干专题进行了广泛研讨。与会专家一致认为,这是一次是十三行研究学术史上承前启后的会议,参会者多为在十三行研究领域卓有成就的海内外专家,同时也有众多立志于此研究领域的青年学者,会议内容丰富,涉及面广,中心议题突出,对于今后十三行研究的深入开展,具有重要的推动作用。

这次研讨会在学术上主要研讨的问题与取得的收获,可以归纳为以下几个方面:

一、对广州十三行研究的理论价值、现实意义以及研究的范畴、研究方法等基本问题进行了深入的探讨。中山大学教授蔡鸿生的《关于十三行史的结构》、香港大学教授赵令扬的《广州十三行研究的时代意义》、广东省社科院研究员蒋祖缘的《广州十三行研究的基本理论与方法》、广东省社科院研究员叶显恩的《略谈广州十三行研究的意义》、荔湾区方志办公室副研究员胡文中的《正确评价十三行,促进当代经济文化交流》等,都是有关这一方面的论文。与会学者一致认为,在中国走向世界历史的过程中,“广州十三行”是一个重要的节点。以今天的眼光来看,“广州十三行”是一项具有世界意义的历史文化遗产,也是历史馈赠给我们的一个具有国际意义的学术研究领域。与会学者提出,研究十三行最根本的是要从历史实际出发,将十三行置于当时国际、国内的历史范围内进行多方面、全方位的总体研究。十三行不单纯是经营进出口贸易,还涉及到关税、白银外流的问题,并涉及到中国与西方国家的文化沟通、旅游等方面的相互往来。因此,将十三行的所作所为和行商个人的活动与当时息息相关的各方面的状况和变动有机地联系来讲行深入细微的考察,具体的分析,才能对十三行的总体作出如实的评估。也有学者表示,应当从新的视角,即海洋文化的角度研究广州十三行。它的历史命运,反映了海洋文化与农耕文化较量的过程。广州市社科联主席顾涧清表示,广州十三行研究应该成为广州社科研究的经典世袭领域,并且与海上丝绸之路的研究结合起来,体现出“四海为量,千载为心”的特色,纳四海之新波,集中原之精粹,在广州、广东、全国甚至在世界树立应有的学术地位,为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做出贡献。

二、对百余年来、尤其是近三十年十三行研究的状况作了系统的梳理,并在此基础上,对今后研究工作的开展进行了擘画与前瞻。这方面在会上交流的文章,有中山大学教授黄启臣的《广州十三行研究刍议》、暨南大学教授刘正刚的《由全面考证到个案分析:广州学者对十三行之研究》、澳门大学副教授范岱克的《廣州和澳門的商人:過去、目前和未來研究的簡介》、广州大学副教授王晓莺的《21世纪以来国内广州十三行研究综述》、广东省社科院研究员方志钦的《对开展十三行研究的几点建议》等。学者们普遍认为,一个半世纪以来,研究广州十三行的学者不少,特别是我国开放改革以后,更多学者涉足于这领域的研究,取得一定成绩。但用广州十三行这个闻名世界的品牌和它在贸易全球化时代所起的历史作用来衡量,以及与同时代的全国十大商的晋商、徽商的研究相比较,却是相当滞后的,与广州十三行的历史地位和作用很不相称。因此应当进一步解放思想,积极建设大力开展研究工作,写出比当年梁嘉彬的名著《广东十三行考》更高水平的学术专著。

三、对广州十三行的总体评价、性质定位提出了若干新的认识,作了新的探讨。广州大学十三行研究中心教授谭元亨等提出十三行商人的本质是民商,以往学术界偏向于把他们定位为“官商”是不妥当的,对行商们的性质定位,不能依靠表面的官衔职位,更重要的是要考察他们所代表的利益立场,以及在其商业活动中的情感归属。从他们与官府的关系分析,从一开始就不是同一利益链条上的伙伴,在更多时候他们是处于矛盾关系两端的对立体(《十三行商人的民商本质—对关于其性质为官方代表的商榷与讨论》)。也有学者认为,十三行是清政府一手扶持起来的官商,同时也是清代封建外贸制度的牺牲品,他们仰仗清政府授予的某些特权,垄断了广州的对外贸易,并成为清政府管理和约束外商的媒介和工具。但是,行商在实际的经营中,既得不到国家的支持,又没有法制上的保障,故经常因拖欠外商债务而被课以重罚。加之清政府的多方敲诈勒索,不少行商逃脱不了破产的命运(厦门大学南洋研究院教授李金明《广州十三行:清代封建外贸制度的牺牲品》)。还有学者从商业转型的角度来分析十三行的性质与特点,认为广州十三行是商业转型期的商人集团,在行商身上既含有传统商人的一面,又具有近代商人的品格,他们和明清时期的徽商、晋商之间具有质性的差别,已经卷入世界市场经济的体制中,历练商务(广东省社科院研究员叶显恩《略谈广州十三行研究的意义》)。

四、对十三行文献资料的搜集、整理和使用问题进行了认真、细致的探讨。十三行历史的研究与文化资源的开发利用,离不开相关文献资料的搜集与整理。对于这一基础性的工作,专家们予以了高度重视。中山大学教授黄启臣提出,广州十三行的史料,除了中文之外,还有无数的英文、法文、葡萄牙文、荷兰文、西班牙文、日本文等多种外文的图书和档案史料、图片资料和实物资料。因此,除了大力收集中文史料外,还要大力收集外文资料,然后加以互相印证对此,辩伪和选择。要收集外文的资料,除了招聘各种外文人才外,还要走出省门和国门,去世界有关国家如葡萄牙、西班牙、荷兰、英国、法国、瑞典、美国、加拿大、日本等清代与广州十三行有密切关系的国家的档案馆、图书馆去复印和拍摄资料。要将翻译出版《中国与西方:18世纪广州的对外贸易》等重要的外文研究著作与资料书籍作为当前资料建设的重点工程(《广州十三行研究刍议》)。中山大学教授章文钦通过长期研究和翻译工作的体会,针对十三行时代西方文献的应用和翻译中的具体问题提出了宝贵意见(《十三行时代西方文献翻译的译名问题》)。中山大学教授周湘的论文《英国国家档案馆藏广东行商中文信函研究》,为十三行在海外资料的收集提供了非常宝贵的线索和收集方法。广州市荔湾区档案馆撰写的《广州“十三行”档案的文化价值》,对广州十三行档案的收藏情况、收集过程和具体内容进行了详细介绍。广州图书馆袁露明则探讨了广州十三行研究文献资料系统收藏整理的意义并对其进行了类型分析,提出了设立相关开放协作式专题数据库的必要性和建库的简要构想(《设立广州十三行文献资料开放协作式专题数据库的必要性和建库的简要构想》)。

五、对广州十三行文化资源的挖掘利用和相关文物保护的问题,作了深入探讨,并提出了若干有现实针对性的实施方案。广州大学十三行研究中心教授杨宏烈的论文《名片?标志?景区——关于建构十三行博物馆的设想》和《海山仙馆魂兮归来》,详细论证了建设广州十三行博物馆、打造“十三行历史文化街区”的设想与规划,并对行商园林“海山仙馆”遗址的文化价值、如何开发利用的问题进行了探索。中山大学章文钦教授提出,在文化资源的保护和开发利用上,重点应该放在保护上,保护第一,开发第二,得到了广泛响应。针对建立十三行博物馆的设想,香港博物馆原总馆长丁新豹博士提出,要想建立一个好的博物馆是一项艰巨的系统工程,严谨详实系统的科学研究是博物馆的基础,丰富的文物是博物馆的内涵,良好的管理和宣传是博物馆得以发展的保证。厦门大学王旭教授结合美国城市发展与文物保护提出了值得参考的借鉴。体现了理论研究与开发利用结合的正确方向。丁新豹的论文《18及19世纪历史画中的广州十三行》、中山大学江滢河教授的论文《清代广州外销艺术品的收藏和研究》、广东省博物馆白芳的论文《清市井风情图外销壁纸》等,都就有关十三行的文物、图画、外销艺术品的价值、收藏状况等作了研究。

六、对十三行历史中的一些具体问题进行了专题性研究,取得可喜的成果。广州大学十三行研究中心教授赵春晨的论文《有关广州十三行起始年代的争议》、广东省社科院教授赵立人的论文《论十三行的起源》、曁南大学教授李龙潜的论文《行会——广州十三行的权舆》等,对十三行的起源问题进行了新的探索,认为广州十三行的起始年代,从最初一些外国学者提出康熙五十九年(1720年)或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以后,到近年越来越多的学者主张或采信明嘉靖年间(1522-1566)的说法,已将十三行起始时间上推了两个世纪左右。时至今日,人们以往习惯称呼的“清代广州十三行”,已经面临是否应当改称为“明清广州十三行”才是更加名副其实的问题。香港大学教授马楚坚的论文《廣州十三行與中西文化之發展》、广州大学十三行研究中心教授冷东的论文《清代广州十三行与中西文化交流》,对十三行在中国文化发展及中西文化交流上的作用与贡献作了阐述。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外关系研究室研究员耿昇依据大量法文资料,对18世纪广州对外茶叶贸易的情况进行了深入考察(《十八世纪欧洲赴广州的商船与茶叶贸易》)。广州大学教授郭华清等从十三行贸易体制入手,探讨了十三行制度与鸦片战争的关系(《十三行制度与鸦片战争初探》)。中国社科院近代史所任智勇利用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资料,对与十三行关系密切的粤海关监督进行了考证(《道光朝粤海关监督任期与出身》)。曁南大学教授王元林的论文《红顶行商潘仕成与广东文化的发展》、广州大学教授王丽英的论文《十三行富商群体个案研究——以卢观恒为考察对象》、潘刚儿的论文《中国第一代与全球化经济接轨的杰出商人潘振承》、《漱珠涌与潘家大院》、张玉华的论文《会隆行商郑崇谦》等,对十三行行商家族及个人分别进行了研究,有助于深入了解十三行的内部结构及个人特点。

与会代表一致认为,十三行研究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涉及到历史、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等各个领域,必须立足广州,面向全国,面向世界,进行多角度、多语种、跨学科的综合研究,以取得学术领域的新进展。同时要在充分调查研究基础上.站在时代的高度,以全球化的宏观视野审视十三行历史人文资源的保护与开发利用在经济社会文化发展战略和现代化建设中的地位与作用,通过科学的规划与开发.使十三行历史文化资源能够更好地为今天的经济、文化建设服务。

主办单位:广州大学广府文化研究基地

电话:020-39339403地址: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大学城外环西路230号

版权所有:广州大学“广府文化研究中心”技术支持:广州大学网络与现代教育技术中心

当前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