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府资讯

者专栏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广府资讯 > 学者专栏 > 正文

波罗诞祈福的精神诉求及当代新变

2017-04-19 15:07:34 来源: 点击: 作者:蒋艳萍

“波罗诞”又称南海神诞,是古代纪念南海神诞辰而形成的一项民俗活动,每逢波罗诞(每年农历二月十一至十三日为诞期,其中十三为正诞)期间,民间都会举办隆重的祭拜仪式和热闹的庙会活动,吸引着珠三角一带的善男信女、各地往来官商士人都前来游会拜谒。在当代,政府着力打造“波罗诞”品牌,立足弘扬传统文化,抽离南海神信仰的迷信成分,强化波罗诞的民俗性质,文化惠民,极大满足了人们的精神需求。古今波罗诞从形式到内容均有许多的不同,但一以贯之的是民众对幸福美好吉祥平安的渴望与祈求。

一、波罗诞祈福的精神诉求

波罗诞作为纪念南海神、祈求南海神降福于自己的一种活动,其渊源来自于人们对自然认识不足、希望借助神灵的力量去灾攘祸的自然崇拜。历代人们祭拜南海神,主要出于以下几个目的:

1、祈求护佑一方平安,救民于水火。南海神作为国家四海神之一,也兼有护卫一方平安的地方神职能。凡有涉及水、风、潮、雨等南海自然灾事,甚至刀剑之灾、剿寇护城等,南海神都显示出无边法力。两宋南海神崇拜之所以走向高峰,主要是南海神更加贴近民众,真正成为保佑国家和地方安定的神灵。

2、祈求保护海上出行平安,安澜助运。南海神之所以成为四海神中最尊重之神,和广州海上贸易日益发达也有直接关系。隋唐以后,随着海上丝路的日益发展,广州成为海上交通的枢纽,南海神庙地位也随着不断升高。南海神庙又称“波罗庙”,波罗二字在梵语里是“到达彼岸”“办事成功”之意。南海神庙的“海不扬波”象征着一帆风顺,满载而归。因此一千多年来,许多来华的朝贡使、外国商贾、中国海商等出入广州时都必向南海神祈求保护或谢神还愿。由于其对海上贸易的保护,后人事实上又将其视为能够促进商业繁荣的商贸神,从唐玄宗时“广利王”之封号即可知。对于沿海各地渔民,靠海而生,更是奉祝融甚谨。在遭遇飓风,生命危在旦夕之际,呼叫祝融的名号,就能转危为安,这虽然只是神话,但也代表着沿海渔民最朴素最直接的诉求,在凶险的大海面前,直面冷漠暴戾的死神,唯有祈求神灵能助自己避难求生。

3、祈求诸事顺利,满足民众一切俗世要求。中国百姓求神拜佛有个最大的特点,就是信仰的模糊性和功利化,许多人信仰神灵,往往是急时抱佛脚,认为能救人一切困难,为人谋一切福利,因此在心目中对信什么神区别并不大,所以出现逢庙必进、逢神必拜的现象。所以南海神在民间的信仰也逐渐淡化了其特殊职能,昔日威风凛凛、保家卫国、护航保驾的南海神变成了一位有求必应的通神,百姓日常生活诸多事件,大到婚丧求嗣,小到头痛脑热,都会来祭拜南海神。普通百姓对南海神进香祭拜,更多关心的是自己现实的需求与俗世的幸福与安康。当地俗语有云“第一游波罗,第二娶老婆”,南海神还充当起了月老的角色。自从明嘉靖皇帝向南海神求子成功后,南海神及其夫人还被民间信众赋予了送子助产的功能,据民间传说,南海神庙大殿前有三块拜石,在此睡一晚,便可得子,大殿后有一小龛,取龛中土喂家畜,可使六畜兴旺,到后殿明顺夫人寝宫,摸一摸龙床,照一照梳妆镜,都可以帮助妇女顺利求子。而随着广州土生土长的送子娘娘——金花娘娘在南海神庙的落户,民间到南海神庙求子的人越来越多,逐渐成为一种民间习俗。

二、波罗诞祈福的当代新变

波罗诞作为千年庙会,一直承载着民众自发的祈福心愿,即使在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由于南海神庙年久失修,庙会被迫中断,但民间的祭祀活动仍没有停止。80年代,古庙重修,庙会得以恢复。90年代,每一年的诞期庙会都可迎来超过10万人次的祭祀参观游览,可见,南海神信仰在新时期仍有着强大的生命力。如何更好地还节于民,如何更有效地引导民众通过祈福追求真善美的精神境界,如何与时俱进地挖掘传统资源为当代服务,成为复兴当代波罗诞的一个重大课题。

2005年,广州市将南海神庙管理使用权移交黄埔区政府,并依托波罗诞庙会打造了首届广州民俗节,诞期三天,人数达到30万人次。自此,一年一度的“波罗诞”盛会驾乘着民俗热、文化热的东风,在继承中创新,充分挖掘传统神诞的内涵,使古代波罗诞的经典项目,如“祭海仪式”、“五子朝王”等祭祀活动重新焕发光彩,也给百姓祈福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平台。现代社会高速发展,生活的快节奏、仕途进退、家庭兴衰、婚姻分合等都给人们带来精神压力,释放压力、祈求心灵的抚慰是人们共同的心理诉求。波罗诞期间,据调查,前来祈福成为游客到访的主要目的之一。祈福的人群有老人也有年轻人,他们或为自己或为别人,通过祈福活动,表达对美好生活的追求。从心理学角度讲,祈福的过程实际上是一个积极的心理暗示过程。积极快乐的心理暗示能对人生起积极作用,引导人们崇真向善,给人以向上的精神力量。

除了祈福、祭祀之外,波罗诞又是一场披着民俗衣裳的嘉年华,热闹、喜庆,集游乐、美食、民间工艺、民俗表演、非遗集市展演等活动于一体,可谓吃喝玩乐样样齐全,庙会期间,市民可以观赏到捏糖人、吹糖画、皮影戏、打铜器等民间工艺,还可在广场欣赏到梨园荟萃活动,如粤剧、潮剧、客家山歌、韶关采茶戏、乐昌花鼓戏、中山咸水歌等粤式戏曲文化,全面展示岭南地区丰富而精彩的民俗文化,让现代都市人在紧张的生活状态之余有一个沉潜记忆、邂逅当下的好去处,因此它不像单纯的民间信仰祭祀以中老年人为主,也吸引了众多年轻人参与、观摩。作为延续千年的广式庙会,它具备的不仅有沉甸甸的历史,也有着强大的亲民性与互动性,使波罗诞焕发出无穷的魅力,成为广州面向社会、面向全国、面向世界打出的一张文化品牌,既满足了岭南地区民众的群众文化生活和旅游休闲观光的需求,也为新时期民众的精神需求找到一个良好的依托。

综上所述,波罗诞渊源于人们内心深处对美好生活的祈求,各种各样丰富的庙会活动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人们多方面的精神需求。作为一种具有广泛生命力的民俗活动,波罗诞至今仍活跃于老百姓的祈福活动中,挖掘其文化渊源,关注其当代新变,希望能更好地顺应广府地区倾力打造“波罗诞”文化品牌的潮流,服务于当代百姓的业余文化生活,为新时期人们释放精神压力、祈求心灵抚慰寻找到良好的出路。

下一篇: 广府文化的另一面

返回列表: 学者专栏

主办单位:广州大学广府文化研究基地

电话:020-39339403地址: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大学城外环西路230号

版权所有:广州大学“广府文化研究中心”技术支持:广州大学网络与现代教育技术中心

当前访问量: